香汗淋漓的房间0102完

香汗淋漓的房间0102完

兔啮,如有所啮伤也。 此刻全无一点寒形,尽是一团燥热之邪气,盘据胃中,兼之胃乃多气多血之府,邪热之气,又合胃中之气,二火交煽于中,则邪热炽矣。

以为伤者,其白眼青、黑眼小,是一逆也;内药而呕者,是二逆也;腹痛渴甚,是三逆也;肩项中不便,是四逆也;音嘶色脱,是五逆也。抚养为寿夭之本,居处寒温、饮食得失者是也。

凡邪正相薄而为病,则邪实正虚,皆可言也。……燥邪干涩,声多属仄,或干哕,或咳声不扬,或咳则牵痛,或干咳连声,或太息气短;化火则多言,甚则谵狂,其声似破似哑,听之有干涩不利之象。

土本制水,而水反侮脾,水无所畏,是谓“辟阴”,故死不治。邪在三阳,盛于表也,汗不易收,故曰“难已”。

反佐者,谓药同于病,而顺其性也。又有谓“小儿为纯阳之体,多宜清凉之治”者,此说尤为误人。

风木有余,则邪并于肝。 人之卫气,亦犹是也,欲其如运枢周旋,不已不息。

Leave a Reply